汗青網——中國最純正的傳統文化門戶網站 (正體版 | 簡體版)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歡迎投稿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網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進行調整與充實,決不辜負讀者朋友們的期待!敬請關注!目前,我站正在進行調整與充實,決不辜負讀者朋友們的期待!敬請關注!目前,我站正在進行調整與充實,決不辜負讀者朋友們的期待!敬請關注!

?
  • 傳統王道政治

    君主向士人與清議負責,憲政就建立起來了

  • 土地自由流轉

    有恒產者有恒心,無恒產者無恒心

  • 天人合一,仁民愛物

    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克相上帝,寵綏四方

  • 墨醫民雜,百花齊放

    回望人類文明的軸心時代

帝國史譚 您現在所在位置: 大哉乾元>帝國時代>帝國史譚

什么是民主

來源:汗青網   作者:(清末民初)辜鴻銘   瀏覽人數 :7211   發表時間: 2017-09-15

辜鴻銘

辜鴻銘(1857718日——1928430日),名湯生,字鴻銘。祖籍福建省同安縣,生于南洋英屬海峽殖民地檳榔嶼。他學貫中西,在愛丁堡大學獲文學碩士學位,又入德國萊比錫大學攻讀土木,后赴巴黎大學攻讀法學,回國后一直擔任張之洞的幕僚,并補學國學。他用英文和德文翻譯了四書之三——《論語》《中庸》《大學》并著有《中國的牛津運動》和《中國人的精神》(辜鴻銘自譯為《春秋大義》)等書,向西方人講述中國的文化和精神。曾經和泰戈爾同年提名諾貝爾文學獎,也是中國第一個被諾貝爾文學獎提名的人。他精通西學,卻服膺中國傳統文化,乃至甘為遺老,拖著一條長辮與整個時代對抗。他是第一個不遺余力地把中國文化介紹到西方的中國人。他以“一個中國人”的名義大聲抗辯,抨擊西方物質主義文明,大力宣揚本土文化精義,結果不為時人所接受,卻在西方世界備受推崇。百年回望,北京大學蔡元培主政時代,嚴守傳統文化陣營的辜鴻銘,又怎是狂熱吹崇西化、打倒孔家店的所謂新文化陣營的數典忘祖之流所可仰觀?


在論說這個題目之前,我要向讀者聲明一下,那就是我怎么說也不是一個學者。不錯,我是精通多門外國語言,但僅靠這個是夠不上學者資格的。不言自明,所謂學者,必須對他所研究的事物十分地精通。迄今為止,我雖然也做過不少研究,接觸了不少事物,但在浩瀚的客觀世界面前,我所得到的知識是非常淺薄的。所以,讀者若想從我的這篇東西里得到非常深刻的道理,恐怕會失望的。


我雖然不是學者,但對東西方的文明卻也做過一些粗淺的比較。我在少年時代就被送到英國留學,在西方待了十多年,我的青年時代基本上在那度過。在那期間,我學習了歐洲各主要國家的古代語言及現代語言。通過對其語言的學習,我對西洋文明的本質做過一些初步探究。


由于我青年時代基本上在歐洲度過,因此我剛回國時對中國的了解反不如對歐洲的了解。但非常幸運的是,我回國后不久,就進人了當時中國的偉人、湖廣總督張之洞的幕府。我在那兒待了多年。張之洞是一個很有名氣的學者,同時也是一個目光遠大的政治家。由于這種契機,使得我能夠同中國最有修養的人在一起朝夕相處,從他們那兒,我才對中國文明以及東方文明的本質稍有解悟。


就這樣,通過對東西方文明的比較研究,我很自然地得出于一個重大的結論,那就是,這養育滋潤我們的東方文明,即便不優越于西方文明,至少也不比他們低劣。我敢說這個結論的得出,其意義是非常重大的,因為現代中國人,尤其是年輕人,有著貶低中國文明而言過其實地夸大西方文明的傾向,我想在日本大概也是這樣。實際上,中日兩國的青年都是通過望遠鏡來觀察西方文明的,因而使得歐洲的一切都變得比實體偉大、卓越。而他們在觀察自身時,卻將望遠鏡倒過來,這當然就把一切都看小了。


或許,有人會要求我就中國文明的偉大之處列舉一些證據。若如此,我想請他看看中國。當然,我指的不是現在共和國的中國,而是延續幾千年的真正的、古老的中國。中國的總面積雖說比歐洲稍小,但是,毫無疑問,它是一個擁有四億民眾的大國,是一個擁有兩千多年歷史的、巍然聳立的大帝國,這在世界歷史上是很少見的,僅此而論,誰能否認中國文明也就是東方文明的偉大呢?


如果還有些年輕的讀者仍希望我就東方文明的偉大舉出更有力的證據,那么,請看看日本。大家都清楚,日本是一個自然資源極其貧乏的小小島國。但是,明治維新以來不過五十年的時間,就如蚊龍出水,迅速升騰為世界五大強國之一,整個世界都為之震驚和贊嘆。


然而,日本是怎樣取得上述奇跡的呢?這是很容易回答的,那就是日本人正是依托在東方文明優越之處的基礎上,才得以取得成功的。而這種文明的精神一直為日本人如同血肉一般代代相傳。不錯,日本是采用了西方的物質文明,但是,像鐵路、飛機、軍艦等西洋諸物,充其量不過是沒有生命的機器而已。如果日本人沒有一個偉大的靈魂,那么,又怎么能夠極其有效地操縱這些無生命的東西呢?換言之,日本所以能有今天的強大,其原因不在于采用了鐵路、飛機、軍艦等西洋物質文明,而在于日本民族固有的偉大精神的蘇醒和發揚,這偉大精神,就來源于古老的東方文明。說老實話,諸位,如果日本人丟棄了東方文明的寶貴的神髓,那么,日本就成不了強國,我們東方民族就會失去唯一的希望。中國之所以處于目前這樣悲慘的境地,主要是因為我們中國人,尤其是知識分子將東方文明的精華部分拋卻了的緣故,我不得不遺憾地承認這一點。


目前,保護我們共有的東方文明精髓的重任就落到了諸位讀者身上,我這次應日本大東文化協會的邀請來日本,其中有一個重要的使命,那就是殷切希望諸位賢達繼承、維護并發揚我們東方文明的精華,并把它的本來面目再度帶回到中國。


去年,我在東京做了一個簡單的演講,其中,我陳述了這樣一個事實,即東方文明就像已經建成的房子一樣;反之,西方文明則像正在建設當中的房屋。為了加深對這一事實的理解,首先我們必須弄清的是他們白種人文明有這樣三種。


古代歐洲的文明,當今的歐洲人缽它為“Pagan Civilization”,即異教文明;在中世紀又有“Christian Civilization”,即基督教文明;今日的歐洲則嘗試著建設自文藝復興以來的第三種文明。


因此,歐洲文明在其發展過程中,經歷了三個革命性的階段。第一期是宗教改革,在那個時代,歐洲人希望通過改革宗教形式來促進文明的發展,然而這次歐戰以來,歐洲到處都發生了革命,他們希望改變社會的內容,也就是希望從本質上建立一個全新的社會。


但是,自文藝復興以來,歐洲人一直試圖取代基督教文明,建立一種新型的文明Democratic Civilization,即民主主義文明。


然而;什么是民主,也就是說今日歐洲人所希望的民主主義究竟是什么東西,這個問題相當重要。不僅對歐洲人,即便我們東方民族也不能忽視。然而,我對這個問題的答案,定會使東方各國歐洲文明的崇拜者瞠目結舌。我認為歐洲人所熱切希望并極力去實現的民主主義文明,就是我們中國人兩千多年來一直保持的東西。我一直是這樣主張。


在對這個問題的進一步解說之前,我先請諸位讀者看看“民主”這一詞匯的來歷。


英語中的“民主”一詞來源于古希臘語的“Demos”,“Demos”是農莊的意思,即農人耕夫居住的場所,相當于中國語中的“丘”,它同商人、銀行家以及財主所居住的都會相對立。由此看來,希臘語的“Demos”,指居于山間僻地的人。下面談談孟子對有關民主政治的基礎“民”的重要性的論述。


“得之天子為諸侯,得之諸侯為卿大夫,得之丘民為天子。”【按:語出《孟子·盡心下》,原文為: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是故得乎丘民而為天子,得乎天子為諸侯,得乎諸侯為大夫。】


這樣,大家就清楚了在中國古代,在兩千多年以前,孟子就有了民主思想,它同古希臘的民主思想是何其地相似!


由是觀之,在真正的民主狀況下計票、投票,其人民必須是農夫、耕者等庶民階級,而不是居住在大都會中的、奢侈腐化的商人、銀行家、財主等資本家階級。我所以講這個話題主要是想解釋一下,為什么目前日本的民主運動以爭取普選為目的。不過雖然如此說,即便在普選實施以后,日本的民主程度是否達到了人民所翹望的地步,還頗有疑問。


在談論了歐洲人的“民主”同我們中國人所談的是一樣的東西之后,為了進一步的論證,我想引用一位美國學者的話,他對我們中國文化以及社會生活均作過很深入的研究,他就是美國傳教士麥嘉溫博士。他在《中國指南》一書中說:“在前面所述中國人的工商業生活中,可以注意到這個民族的一個顯著特征,即他們的組合能力。這種能力是文明人的主要特征之一。對于他們來說,由于生來崇尚權威和恪守法紀的天性,組織與聯合行動是件容易的事情。他們的馴良不同于那種精神崩裂招致閹割的民族,而是由于其自我管束的習慣,和地方性、公共或市政事務中長期聽任其‘自治’的結果;可以說他們的國家,立于人人自治自立之上。倘若這些人中最貧窮可憐、最不文明的部分將他們自己置身于一個孤島之上,他們也會像在原來地區生活、受過理性民主熏陶的人們那樣,很快便將自己組成一個完整的政治實體。”


我講上述的話有這樣幾點含義,即,第一,合理的民主主義和非合理的民主主義是完全不同的東西。第二,合理的民主政治的基礎,既不是人民政治也不是為民政治,更不是依靠百姓而成立的政府,而是自然產生的對權威的尊崇。


為了證明中國人實際上已經擁有了真正的民主,我再引用一位歐洲偉大學者——迪金遜教授在《中國旅行日記》中所講的話,他說:“中國人是民主性的人種,至少他們在對他們自身以及對周圍人的態度方面,已達到了歐洲民主主義者所希望的程度。”


關于民主政治本質的論述,下面我們要談到的是道德同民主的關系。我們諸位知道了披著歐洲外衣的“德謨克拉西”同我們東方文明所固有的“民主”,居然大體相同,可能會為以前竟然不知道而感到不好意思,其實這二者還是有區別的。歐洲的那種“德謨克拉西”是未完成、不成熟的。同時必須強調的是在目前這種形式下,它含有破壞性的因素,所以是一種非常危險的東西。


誠然,已故美國總統威爾遜曾說:“我們人類為了達到實現民主政治的目的,首先必須實現世界的和平。”他的話,我想諸位讀者大概還是記憶猶新的,但是,與之相反,我認為:“與其說為了民主去爭取和平,還不如說為了世界和平,必須保障民主。”誠然,我們東方民族今日所面臨的實際問題是用什么方法才能防備含有破壞性因素的歐洲民主。我認為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途徑就是確立貴族政治。何以見得呢?因為每個國家的臣民都希望有真正的民主,也就是希望有很好的政治。然而,從某種意義上講,為了實現良好的政治,就必須確立真正威嚴的貴族政治。英國的偉大思想家托馬斯·卡萊爾就歐洲的民主問題講過這樣的話,“如果說最近半個世紀以來的,劇烈的拼斗廝殺給可憐的歐洲人帶來了什么樣的教訓,那就是歐洲需要真正的貴族政治,否則,歐洲就無法繼續存在下去了。”


在此處,我愿意談談我通過對中國歷史的研究所得到的幾點啟示,這對加深大家對為什么在東方文明中有貴族政治出現的理解或許會有所幫助。若能真的有什么啟示作用,那將不勝榮幸。


回顧中國的歷史,封建制遠在兩千多年以前就被廢除了,那時的貴族政治指武士階級的統治,隨著群雄割據的封建制被鏟除,武士階層的貴族政治也就走向滅亡,并且,武士階層本身也逐漸不復存在。結果,神圣的政治為亂七八糟的俗吏把持的官府所控制,從而使得中國的政治發生了倒退。政治由受人尊崇的貴族政治轉向了低級的官僚政治。不過,也許官僚政治在過渡時代是必要的。后來,官僚政治終于喪失了運轉能力,究其原因不外乎官僚政治只能統治民眾,而不能教育群眾。對民眾的教育,主要是教給他們禮儀,讓他們知是非,明廉恥,這需要借助政府的力量,然而官僚政治下的政府官員,只知道枯燥無味的法律,而不清楚道德、禮儀的教育在政治上的重要性。


官僚政治所招致的必然結果是事務繁雜,機構龐大。隨著機構的日趨龐大,為了維持機構的正常運轉,就需要從民眾那里征收越來越重的稅,終于使得民眾不堪忍受,從而引起帶有破壞性的民主運動,最終破壞了這種統治形式。


在破壞性的民主運動打碎了官僚政治之后,政治權力并沒有轉到民主派手里,而是轉到與他們相對立的專制獨裁者手里去了。在中國的那時,就形成了漢高祖的獨裁。漢高祖一開始還叫囂他是在“馬上得的天下”,所以他打算依靠武力來統治天下。只是后來,由于一位大學者的獻言,即政治統治只有依靠對民眾的教育方能完善,因而須實行“仁政”。這樣,從這時開始,我們中國人就結束了那種帶有破壞性的民主,從而進入了真正的民主時代。


說到這里,大家會想到這一點,君主政治同民主政治不是勢不兩立的東西嗎?不,事實上,對于民主政治來講,君主的必要性比對古代封建制的意義還要重大。君主雖然是古代封建政治的一種不可缺少的魂靈。但是,對武士階級的貴族政治而言,武士階級同君主一樣,都擁有高貴的靈魂,他們都不依靠法律、憲法之類的無生命的東西來統治人民,而是依靠他們自身所有的閃光的情操、靈魂來駕馭民眾的,因而貴族政治下,不太需要作為政治靈魂的君主。但對民主政治來說,由于官吏的行動不過是無生命的整個機器的一部分,因此,必須依靠活生生實在在的君主權威即民族的靈魂來煥發民眾的精神。如果沒有這樣偉大的民族之魂,民主政治下的官員就必然會墮落成官僚。歐洲古羅馬時代,曾有過自人類史以來的最為龐大的共和政體,但是,一旦國家處于危急存亡之秋,羅馬市民便如擲敝履一樣,拋棄了共和政體,毫不躊躇地將所有權力付與當時的執政官。由此,我們就可以看出,民主制下,為了維持權力的穩定必須有君主的存在。


對于日本的政府以及日本的政治,我了解得極少,但在這里,我不避越俎代庖之嫌,作一些評論。我以為當今的日本各方面的文物制度都有似兩千年以前的中國。明治維新時期,日本廢除了過去的封建制度,因而武士階層只能作為一個軍隊階層而存在,對政治沒有多少發言權。為了政策的貫徹執行,取代貴族政治的是官僚政治的建立。當然,我并不否認這一點,即日本的官僚政治對今日日本的建設以及今日世界事務發揮過前所未有的、令人驚嘆不已的作用,但我唯一感到遺憾的是,此時發揮過驚人作用的官僚政治在教育日本民眾使其能夠自主自治,使其能夠在政府不存在的情況下,也可以自己去組織社會生活這一方面,是失敗了。請原諒我的直言不諱,現在已經明顯可以看出,半個多世紀的官僚政治,已使得中國往昔兩千余年經歷過的痛苦,現在又在新興的日本身上重現了。


我認為,當今的日本所面臨的真正的危險是官僚政治,而不像一部分知識分子認為的那樣在于軍國主義。我所以這么說,是因為官僚政治容易導致可怕的、危險性的、破壞性的民主運動的發生。而且,從中國的歷史看,在付出了巨大的犧牲之后所建立的政治,仍然也必然是官僚政治。真正的、貴族政治的、滿洲朝廷的一統,因長毛賊之亂而喪失權威,又經過宰相李鴻章時代之后,中國的官僚政治便大大地伸張了勢力。


因此,無論是日本人還是中國人,只要是東方民族,在當前,為了防止發生破壞性的民主運動,所要做的第一要務就是打倒官僚政治,建立真正的貴族政治。


然而,貴族政治該如何建立呢?


對此,我的答案是極其簡單的。首先,諸位讀者必須明白,如果仍保留因崇洋媚外而來的議會政治和普選,那就不能建立真正的貴族政治。因為不必看其他國家的情況就可以知道,普選不過是個空名,人民所選舉的只是那些靠嘴皮吃飯的政黨里的政客,而政治權力依然為官僚所獨占。


其次,要對民眾實施高等的教育。我所說的高等教育,主要是要貫徹民眾教育的實質,使人性從根本得到校正,使民眾的行為能夠自然地、本能地沿著正確的軌道發展。當今世界所以陷入混亂不堪的境地,主要是因為低俗的教育過于泛濫的結果。那么,怎樣才能使民眾的教養得到實質性的普遍的提高呢?法國的羅蘭曾說:“要想使全體民眾都得到良好的教育,關鍵在于對部分階層首先進行高等的教育,只有待對這部分人的高等教育成功之后,才能面對全民。美國通俗教育非常普及,但由于缺乏高級的教育,一般的民眾智能平庸,舉措粗笨,精神浮薄,缺乏為人的基本的知識,這種缺陷若要彌補,必須經過漫長的歲月方可做到。”


最后,我給民主到底是什么做個結論,真正的民主,其實質不在于民主的政治,而在于民主的社會。在這樣一個社會里,民眾即便不了解投票的方法以及內容,未曾有這方面的體驗,也能自然地約束自己的行動,即便不依靠政府,也能得到社會文化的精華。為了創造這樣的社會,如我以上所說,首先必須實現貴族政治。然而真正的貴族政治必須依靠對民眾自身高級教育的完善,即實質性地提高民眾的修養。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最終實現我們的理想。


在結束拙稿之前,我想指出的是,我們東方文明中所說的“王道”指的就是民主社會的理想,也就是擁戴有德君主之治。◇


·【汗青網以復興中華五千年正統文化為己任,讓中國文化代代傳承,初心不忘。我是華夏兒女,我為中國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來到汗青網的讀者都能和我們一起見證歷史。喜歡汗青網,請搜索微信公眾號“汗青網”或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我們。】

汗青網微信公眾號二維碼

·【《什么是民主》由汗青網為您提供,作者辜鴻銘。根據著作權法,本篇文章與圖片均屬于公有領域,汗青網歡迎讀者對本文轉載和傳播。如有建言,請加客服QQ61706689。請和我們一起推動中國知識產權事業的進步。】


·【汗青網歡迎您的優質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圍:國學、文學、哲學、禮俗、歷史、情感、時評、紅樓、佛學、考據、雜談等,文體可恣意汪洋不限,內容須求真向善無瑕。投稿斧正,編讀往來,請加編輯QQ1350295288。】

分享到:
  • 本周熱文
  • 本月熱文
  • 本年熱文
內容頁右側
內容相關文章上750px
尊姓大名:
1 條評論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振奮中國士林重拾修齊治平直道而行的乾乾情懷
推動華夏故土復現禮樂衣冠大行其道的郁郁人文
版權所有:中國汗青網 濟南自遠堂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電話:(0531)82994321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站備案:魯ICP備12003362號
360老时时彩杀号